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xinqingd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qingdou.net

新青豆小说网 >> 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 >> 第 17 章

相行足足在深渊之上哭丧哭了一天。

直到恢复灵力的傅灵均抱着怀中昏睡的小兽飞了上来,他才止住了哭声。

“主人,小白……”他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哭一边靠近他们,“没死,主人,小白,没死……”

哭着哭着还把侍佛剑递了过来,但看主人手里抱着小白没空拿,又默默把剑抱了回去。

“无事了。”傅灵均知晓自己下去的时间有些久,安抚着哭哭啼啼的大块头,“我很好。”

相行猛地摇了摇头:“主人,不好。”

他都能感受到主人体内灵气损失的多么厉害,若以前是汪洋大海,现在已经干涸出成沙漠,强撑着站在这里的,只有一个空虚的躯壳。

耗尽了灵力,损耗的便是寿元了。他根本不知道主人到底做了什么会损耗的那么厉害,但他知道,主人身上的血腥味很浓很浓。那是失去了很多鲜血才会有的味道。

主人受伤要很长时间才能好,相行有些心疼。

傅灵均抬手,看了看掌心被姜糖糊了一片口水的伤口。原本这个伤口应该持续流很久的血,可现在,竟然停止了。

看起来还有些要愈合的趋势。

他想起了方才毛团子数次想要舔舐他的伤口,还有传闻中瑞兽的奇异之处,心又被柔软撞了一下。

它原来在心疼他。

傅灵均摸了摸小兽毛绒绒的耳朵,伸手给相行看:“我很好。”

他很不好,神魂激荡,头痛欲裂。

他很好,喜不自胜,心花怒放。

“主人,寿元,有损。”相行虽然看到主人手心的伤口没有流血了,但还是难过。

傅灵均不想和他说这些,便将怀里的毛团子翻了出来。

壮如小山的大块头看到浑身是血还昏厥过去的小兽,登时就破防了,嚎啕大哭:“小白,死了。小白,死了……”

傅灵均松了口气,他厌烦被相行追问自己的事,拿小兽出来转移一下注意力也好。

“它没死。”

相行不相信,小白平常都很活泼的,就算睡着了,四只爪子也会时不时抽一抽,砸吧一下嘴或者是动动耳朵而尾巴。但现在的小白宛如一条死狗,安静的过分。

“主人,小白,不死,小白,不死……”他第一次不顾规矩拽住了傅灵均的衣袖,哭的快要厥过去了。

“它死不了。”傅灵均知道相行就是一根筋,忍着头疼又说了一遍,“它需要休息。”

哭泣的小山瞬间止住了眼泪。

他看了看主人,又看了看小白。好像……那些血都是主人的,小白没有受伤。

虽然他这么想有一点过分,但那么多血,主人流了可能不会死,但小白一定会死的。所以血是主人的让他心安了些。

毕竟主人还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

相行乖乖抱着剑跟了上来。

-

姜糖觉得自己已经完犊子了。

傅灵均血液有剧毒这件事小说里写过,但这个设定并不常用啊!毕竟哪个作者会花笔墨详细描写一个反派的技能?姜糖理所应当的,第一时间没想起来。等到脑袋晕晕乎乎感觉不妙时,才将这事儿记起了。

怪不得傅灵均不让他舔!

啊啊啊!舔狗不得好死这话果然没错,他这次估摸真的要看走马灯了。

谁料走马灯没见着,姜糖第二次梦到了那扇冰封的大门。

这一次,他不是爬着高高的大果树看到的门,而是在深渊之下,周围环伺着怨魂之时。他远远看到了那扇雕刻着符文的冰门,拼了命的朝那跑去,这一次门似乎离他近了些,里面那种诡异的、能让他心生熟悉的声音悠悠的传来,比上一次听见的更加清晰。

“……孩子……终于……找到……”

很难去形容姜糖的感受。他理论上并不知道那句话到底是什么语言说的,但不知为何,传入他脑海中会毫无障碍的翻译成他听得懂的语言。和对蚂蚁,对萤火虫说的都不一样——类似母语,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这一回他有了耐心。他好几次尝试着靠近冰门无果以后,便蹲在了原地,多听一会门内传来的声音。

可是声音并不是持续不断的。他听了好几遍,里面的声音好像一直重复着那一句终于到了孩子什么的,其余似乎有个地名,他听不真切。

昏睡的小兽垂下了长长的大耳朵。

姜糖意识不清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摸他。从耳朵摸到了尾巴根,一路酥酥麻麻。可能是小动物当久了,他竟然开始享受这种抚摸起来。原先被摸的时候他还觉得羞耻和煎熬,现在他已经能很坦然的接受这种奇异的舒爽感了。

然后他被带到了什么地方。他听到潺潺的水声,而后是一层阴冷的刺骨的冷风。但那风很快不吹了,只有木柴燃烧时发出的哔哔剥剥的响声。

最后,他们停了下来。一只手探进水里,捞出一汪温水,然后他的耳朵一湿,微凉的手来回搓着他的耳朵。

这人搓洗的力道有些大,姜糖觉着疼,可是他醒不过来,意识被困在了一个黑色的小屋子里怎么都出不去。他觉得自己没死,但一动也不能动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他像块面团一样任由着那双手搓圆搓扁,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姜糖心想有完没完,就算是洗衣服这也该洗干净了吧?结果没有,那人逮着他的耳朵一遍又一遍的搓,搓到姜糖都生气了,挣扎着从那片黑暗中抽离出来。

睁眼,天旋地转头晕眼花。他眼前白一阵黑一阵灰一阵,所有的东西都在晃,很是想吐。干呕的劲儿过了以后,空空如也的肚子开始咕噜噜叫起来,饥饿如同海啸朝席卷了他。

好饿好饿。

姜糖又晕又想吐还饿,这难受劲儿过了好一会才缓过去,然后,他看见一只漂亮的手。

是傅灵均的手。

那只手正在滴水,水的颜色带着淡淡的红色,像血。

是傅灵均在给他洗耳朵。白白软软的长耳昨天被他的血染得通红,血液干涸后,会更加难洗。

“噫呜呜……”洗个耳朵而已为什么像洗衣服,他耳朵是肉长的,他会疼!

姜糖心里骂骂咧咧嘴里也哼哼唧唧的口吐芬芳,傅灵均瞧他醒了,最后又将洗白了的耳朵擦了擦,将他放在了地上。

“过来。”他示意姜糖走两步。

走你个大头鬼!

姜糖现在脑袋特别沉,和宿醉似的根本抬不起来。一被放在地上,脑袋便埋在地上一动不动。

脑袋被人戳了一下。

“站起来。”傅灵均说。

姜糖简直要被他烦死了!走不动,走不了,根本没办法动!这人怎么这么没眼力价,不知道他血里有毒吗?不知道他现在还难受着吗?

得亏姜糖穿成了瑞兽,瑞兽血能解百毒,估摸着自身抗毒能力也挺强的,不然就凭舔了那一口,姜糖就能去见十次阎王爷。

戳了两下,傅灵均好像终于知道这毛团子现在离恢复还早的很,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

姜糖清醒了一会脑袋实在是晕,躺在他手中,没过多久又睡了一觉。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姜糖头倒是没那么晕了,但是好饿,超级饿,饿的可以吃下一头牛。

他从一个草窝里爬出来,闻着红果的香味儿摇摇晃晃走着过去吃红果。迷迷糊糊扒开一个又吃一个,足足吃了三个以后才慢慢停了下来,又晕乎乎的趴回了地上。

“小白,小白。”大块头在他身旁蹲下。

姜糖脑袋还装着浆糊,听着大块头一刻不停的叫他的名字,过了好久才将小白二字翻译了过来。

小白,大块头的取名思路可真简单啊。

他在原地趴了好一会,才觉得没那么晕了。

然后他不自觉的想起了傅灵均给他起的名字。

他叫自己什么来着?好像是傻狗这个发音,傻狗……

傻狗?

他竟然叫自己傻狗?!

他连个名字都不配有??!

姜糖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当初傅灵均叫自己的情景——被喊着傻狗结果还浑然不知的狗腿子的去蹭蹭贴贴,摇尾巴打滚,卖萌撒娇的画面一幕幕出现。

傅灵均臭傻逼!原来他一直在骂他!得亏姜糖还以为自己有两个名字,到头来只有一个!小白这个名字相比起那个侮辱性极强的傻狗,简直称得上是天上有地下无的好名字了。

大魔头才是狗,他全家都是傻狗!

姜糖气的登时头不晕了腿也不软了,一口气可以打傅灵均十下的那种精神!

他虚软着腿站起来,自认为坚定的朝着傅灵均的方向走去。他现在正在闭目养神,正好是可以偷袭的时刻!

体内余毒未清的小团子歪歪扭扭的艰难走到了大魔头身旁,抬起了爪子‘用力’的挥舞了几下,没打到人。又举起两只爪子准备扑上去,结果晃荡了两下,啪叽一下软倒在地上。

姜糖:啊啊啊啊!站起来啊!士可杀不可辱!为什么现在的自己那么没用,咬他!打他啊!

心里骂骂咧咧,身体却一动不动。

该死的毒,他现在就是条废狗了。

傅灵均感应到了小兽一步一步走来卧在他身边,慢慢从修炼中回复过来。

它刚刚醒来,身体还虚弱着,便歪歪扭扭的走过来找他了。

果然很喜欢他。

傅灵均伸手撸了一把毛绒绒的团子:“真粘人。”

姜糖:……

他不是他没有别瞎说啊!他是来咬人的!等他恢复了体力一定要咬死傅灵均这个臭傻逼!

然后他整只被捞了过去,从大耳朵撸到了尾巴尖。

“嘤。”姜糖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尾巴。是真的很舒服呜呜呜。

-

姜糖中毒以后好几天都提不起精神,每次只有到了饭点的时候才会爬起来吃几口果子。但姜糖真的吃腻了果子,他想吃牛肉,想吃烤鱼,想烧鸡想吃鸭腿想吃羊肉火锅小龙虾……反正他再也不想吃果子了,如果他现在是人脸的话,恐怕已经面如菜色,整个人都失去了光泽。

大块头,啊不,现在姜糖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虽然他看文一目十行,但是也知道大魔头傅灵均身边有个威震八方、刀枪不入、虐杀成性、惹婴孩半夜啼哭的走狗相行——这是原文中的形容词,不是他瞎掰的。

然而姜糖愣是看不出来这个憨头憨脑的大块头和那些离谱的形容词有什么关联。

他明明就是个吃播狂热粉,和吸小动物协会会长。

如果不是最近傅灵均一直拦着相行靠近他,害怕他没轻没重的把中毒虚弱的姜糖吸死了,相行恨不得一整天都揣着姜糖到处玩(遛)耍(狗)。

姜糖也想出去玩,他想去看自己种下的果核发芽了没有。睡了好几天,可能小苗都长出来了。

等到毒性稍微被瑞兽强大的体质化解了些,姜糖可以慢悠悠的走动几步了。头不晕了也不想吐了,整只兽神清气爽的,只是腿还有些软,走多了就容易摔。

傅灵均不让他到处跑,相行便不敢带他去玩。姜糖气得牙痒痒,但怂的要命,只敢在傅灵均去泡澡的时候拾掇相行带他出去玩。

于是木楞的大块头被姜糖咬住了鞋子。

“小白,不咬。”他蹲下来,轻轻拨开毛团的脑袋。

姜糖不放,咬着往边上走。当然他拖不动相行,只是想表达出一种想要去玩的意思罢了。

“主人,不许,小白,乱跑。”相行捂住了乱动的毛团子。

“噫呜呜!”不管不管就是要出去玩!

姜糖软乎乎的在他的脚边蹭来蹭去,不停的哼唧着,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相行的心都被哭化了。

他纠结了好久,摊开了大掌,将姜糖放到了自己宽厚的掌心,“小白,不能,乱跑。相行,可以。”

然后他站起来,就像是之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带着姜糖去那颗微光的树下看种下的果核。

姜糖直呼好家伙!这算不算阳奉阴违?

一大一小两只再一次踏上了郊游之旅,可惜这次依然什么小苗也没看见。

相行见掌心的小兽耷拉下软乎乎的大耳朵,连忙安慰:“下次,再看。”

姜糖在他手里翻了个身,烧秃的屁股朝上,脸埋了起来。

头晕眼花吃不到肉,种的果核也没发芽,姜糖就有些不开心。相行带着姜糖走遍了天悲谷回去的时候,姜糖还是不开心。

不开心的日子持续了两天。等到姜糖已经能跑能跳,不再头晕的时候,傅灵均也修养回大半灵力。

他负着侍佛剑,捞起窝里的姜糖,叫相行跟上。

“噫呜呜。”去哪里呀?

大魔头没有说话。他只是一直朝着边缘走,走到再也走不出去的时候,手中冒出雷火,按在了天悲谷外透明的屏障上。

淡淡的紫色雷弧在他的指尖绽放,然后像燎原之火一般慢慢向外扩散。封印想要阻止他,透明的屏障微微颤抖着。

源源不断的雷火撕扯着岌岌可危的封印,直到最后,他在这数千年的枷锁上撕裂了一道口子。

姜糖好奇的从他怀里探出脑袋。

“走吧。”

傅灵均手握重剑,踏出了这片封禁之地。

“去杀人。”

※※※※※※※※※※※※※※※※※※※※

姜糖:Σ( ° △°|||)︴也不是很想看杀人现场。

-

感谢在2021-03-16 21:23:36~2021-03-17 21:01: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财神爷 4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拿酒就头孢 20瓶;旺仔牛奶 3瓶;胤兮、生物实验材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请大家收藏:(www.xinqingdou.net)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新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最新章节 - 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全文阅读 - 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txt下载 - 泛渊的全部小说 - 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 新青豆小说网

猜你喜欢:女配表示很无辜不做贤惠女(快穿)重生异瞳,公主大人太嚣张事业型男主打开恋爱脑之后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彪悍魔女:修仙狠低调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路人甲只想暴富(快穿)我靠修仙火遍全世界豪门大佬的六岁小侄女快穿之女配十八式继后毒宠天下:邪王的逆天狂妃前方高能至尊空间傀儡师科举逆袭:最强女首辅重生校园:学霸女神,宠上瘾重生空间:王牌辣妻别惹火咸鱼修仙有点闲团宠千金她福运绵绵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锦绣人生[快穿]逆天三宝:爹爹又扒娘亲马甲我在古代搞科研(系统)邪王嗜宠:医妃太纨绔快穿之万渣朝凰
完本推荐:神级基地全文阅读宅师全文阅读万族之劫全文阅读无尽次元交流群全文阅读风云之最强反派全文阅读军婚蜜蜜宠:长官,饶了我!全文阅读神棍小村医全文阅读我,拷贝就变强全文阅读明末之力挽狂澜全文阅读剑徒之路全文阅读重生九零小商女全文阅读放开那个女巫全文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长,强势宠全文阅读北颂全文阅读乡村小神农全文阅读超神级科技帝国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我在大唐当侯爷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秦先生,娇妻萌宝待签收!都市全能高手穿越年代恶毒亲妈养崽日常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天价宠婚:凌少别太坏三国∶开局投资了秦始皇玄幻:我有九个大帝儿子Black便利店超级无敌小神农三界代理神超级女婿我在聊斋当符师那些年孤独终老的男配[快穿]闪婚嫩妻:厉少狂宠不腻绝美总裁的贴身高手回到老家当主播萌娃制霸:我帮爹地追妈咪国医圣手:顾爷,你也重生了小妻乖乖让我宠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山村极品小神医团宠妹妹的马甲A爆了医疗机构故事放开那只妖宠药田空间:农门长姐掌家忙护国战神繁花陌路佛门二教主龙魂兵王医定终身:秦爷,扎个针

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txt下载手机版 - 泛渊的全部小说 - 穿书后被反派喂养了 新青豆小说网移动版 - 新青豆小说网手机站